守好健康门 服务更贴心

2018-01-23 15:39

  去年底的一天,在河南省焦作市解放区焦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,53岁的胡恩堂急匆匆走进诊室,全科医生赵黎明立刻迎了上来:“血压高了?还是颈椎病犯了?快让我瞧瞧!”

  赵黎明是老胡的家庭医生,很熟悉老胡的身体状况。而老胡也信得过赵黎明,大小毛病都要找她。胡恩堂的手机里存着赵黎明的电话和微信,哪儿不舒服了,就跟赵黎明聊几句。“赵医生有问必答,特亲切。”老。

  然而,4年前的赵黎明可不敢“啥病都瞧”。她原是一名内科医生。2012年,焦作市被国务院医改办列为全科医生执业方式和服务模式试点城市。赵黎明参加了为期一年的全科医生转岗培训,成了一名全科医生。如今,赵黎明的家庭医生团队管理着周边1042户家庭的3936位居民,高血压、糖尿病患者等重点人群超过600人。她每天走街串巷,手机24小时不关机,要接数不清的患者电话。

  “几年前,老百姓宁愿去大医院排队,也不相信社区医生。直到全科医生队伍强起来了,实际解决了老百姓的看病难,才渐渐取得信任。我们中心现在共有6名全科医生,还是忙不过来。”赵黎明说。

  据国家卫计委统计,截至2016年底,我国注册执业的全科医生共有20.9万人,占执业(助理)医师的6.6%,每万人口拥有全科医生1.51人。而2012年底,全科医生数量为11万人,占执业(助理)医师的4.2%,每万人口全科医生仅0.81人。全科医生队伍日益壮大,成为社区居民健康的“守门人”。

  全科医生是综合程度较高的医学人才,主要在基层承担预防保健、常见病多发病诊疗和转诊、病人康复和慢性病管理、健康管理等一体化服务。全科医生扎根基层,是医疗服务体系“”的基石。目前,我国全科医生主要分布在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和乡镇卫生院。其中,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全科医生为7.83万人,占37.5%,平均每家社区卫生服务机构拥有全科医生2.28人;乡镇卫生院全科医生为9.28万人,占44.4%,平均每家乡镇卫生院拥有全科医生2.52人。

  近年来,我国将全科医生培养逐步规范为“5+3”模式,即先接受5年的临床医学(含中医学)本科教育,再接受3年的全科医生规范化培养。在过渡期内,3年的全科医生规范化培养实行“毕业后规范化培训”和“临床医学研究生教育”两种方式。2014年至2017年,通过全科专业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招收了3.4万人。同时,通过助理全科医生培训、转岗培训、农村订单定向医学生免费培养等方式,多渠道加快壮大全科医生队伍。2010年至2017年,转岗培训12.5万人,农村订单定向医学生免费培养4.4万人。

  2016年,国家卫计委在浙江等9省启动乡村全科执业助理医师资格考试试点。考试针对工作实际,统一组织、单独命题、单独划线,合格者发放乡村全科执业助理医师资格证书,限定在乡镇卫生院或村卫生室执业。2017年,这项考试从9个省扩大到24个省。2018年,所有省份都将开展乡村全科执业助理医师资格考试,让符合条件的村医和愿意到乡镇卫生院、村卫生室从业的人员都有机会参加考试,不断优化村医队伍结构。

  如何解决基层全科医生“招不进、留不住”的难题?各地采取了一系列激励机制。从2017年起,广东省为经济欠发达地区每家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设置2个全科医生特设岗位,聘请一批具有执业医师资格、能胜任全科医生岗位的医务人员在基层工作,特岗全科医生聘期一般为3年,省级财政按每个岗位每年6万元的标准为经济欠发达地区安排补助资金。特岗全科医生要承担预防保健、常见病、多发病的诊疗,以及专科疾病的识别、转诊和危重情况的应急处理任务等。

  全科医生岗位吸引了一大批高素质人才。尹朝霞曾是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复兴医院的心血管病专家,7年前经过转岗培训从专科医生变成全科医生,现任深圳罗湖医院集团社管中心常务副主任、东门社康中心主任,深受社区居民信赖。她说:“专科医生将患者当成一个分割体,而全科医生将患者当成一个整体,这是全科医学的最大优势。”

  《“十三五”全国卫生计生人才发展规划》提出,到2020年,全科医生应达到30万人以上。据此计算,我国全科医生缺口约有9万人。国家卫计委有关负责人指出,全科医生数量少、需求大,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突出,我们既要着眼长远,又要立足当前,多管齐下,加快壮大全科医生队伍,推动医疗卫生工作重心下移、资源下沉,增强群众的获得感,为实现基层首诊、分级诊疗夯牢基础。